Optilsaon

[言白]白果

  “砰!”
  “白队!!”
  “走啊!!!”

  白起靠墙坐着,湛蓝色的警服已经肮脏不堪,肩膀上的贯穿伤汩汩地冒着鲜血,从他那骨节分明的手指上低落,在地上形成一片小小的血珀,膝盖上的炸伤已经被衣服死死黏住,完全失去了知觉。

  白起仰着头,苍白的脸上仍旧带着冷汗,发紫的嘴唇微微颤抖着,他无力地闭着眼睛。

  他在害怕。

  明明自己以前从不怕死的,白起想着,突然开始嘲笑自己——都是因为那个家伙。整天摆着副冰山脸,说话句句扎人心,办事又刻薄,真是不知道他有什么好。
 
  可自己偏偏那么爱他。

  白起用尚还完好的胳膊拿起手机,颤颤巍巍地拨通了那个电话。
 
  “李泽言,”他的声音自己听起来都是那么的沙哑,枯萎,听到那人的声音,白起微微地笑了,手终于支撑不住垂落下来,他琥珀色的双眸不似从前那般明亮了,白起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可在临死之前,能再听听他的声音,也就圆满了。

  鲜血在他的嘴角漾出一朵玫瑰,阳光斜斜地从废弃大楼的窗子里照进来,照在他苍白却仍旧美丽的脸庞上。
  起风了。

  这是……银杏叶。

 
  白起不知道自己睡了多少天,他在白花花的病房里醒来,嗓子干燥的像是要冒烟,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自己以人民公仆的身份入住了天堂。

  他动了动僵硬的脖子,想要看看周围。

  门突然开了。

  是李泽言。
  李泽言不知道看到白起醒过来的那一刻自己脸上的表情是怎样的,那大概是他今生最欣喜的表情,他几乎是用了自己最快的速度飞奔到他的天使跟前,死死地握住他的手,生怕他被上帝叫回去。

  “李泽言,李泽言……”白起一遍遍地艰难却又固执地重复着这个名字,他看着恋人憔悴的脸庞,突然觉得自己真是对不起他。

  眼眶一热,一滴滴温热的液体就滑了下来。白起从未这样觉得过生命的美好,与自己恋人在一起的美好。
  “笨蛋。”李泽言拂去他脸上的泪珠,骂着他,可自己也忍不住湿了眼眶。
  窗外的阳光暖暖的照进来,沐浴在阳光中的两人紧紧相拥。

  起风了,是银杏叶。

  白起笑了,伸手轻轻接住一片,他运用自己的Evol,背对着阳光静静地站在风中,如画一般美好。他琥珀色的瞳仁里装满了只属于李泽言的蜜糖,嘴角的弧度是彩虹的模样,他伸出手,轻轻开口。

  “李泽言先生,不知你可否愿意与银杏,共舞一曲。”

 

   世间最美好的瞬间,大抵如此。
 
END————————————————————————————

 

   这颗银杏味的蜜糖,好吃吗?
 

评论(1)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