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lsaon

求图!!!

  忘记是哪个画手画的了,我的喜欢800多少文章实在找不到了。
三张图片,第一张变四钢擎,第二张变三御擎,第三张IDW威擎,记得作者说了一句“矿工威×警官奥 一个挖煤的这么有福气”
  麻烦各位大佬帮帮忙想一下!

【MOP】能量糖味的赌约

  这其实只是一个脑洞,是根据一个图片来的,但是因为图片尺寸不对就没法发上来给大家看啦!见谅~
  背景设定停战后,无机死亡,欢乐向,糖属于你们,OOC属于我。
  文里面的OP前半部分还是很正常的,最后嘛……就有点可爱了,没有本体大哥那么正经但又没有倾帝那么lang……
  文内提及CP:主MOP,可能带点千救。
  好的接受设定之后请看正文:

——————————分割线————————————

  “Prime!!!”
  基地里又是一声震天响。自从Weeljack来了之后,今天已经是第五次了,而截止到现在,还没到地球时间的下午一点钟。
  Optimus芯里暗暗叹息了一声,他觉得自己和队员们平常真是太给Ratchet添麻烦了,因为芯塞的感觉……真的非常差。
  “Ratchet。”他暗暗祈祷可千万别再出什么幺蛾子了。
  “Prime我再郑重地跟你说一次!必须让这个兵痞子赶紧从基地里离开!现在!!”Ratchet举着一堆被弄坏的精密仪器,跨越了身高差直接伸到Optimus面甲前。Optimus甚至觉得Ratchet再往前一步他的光学镜就会被戳瞎。
  “冷静……Ratchet。”Optimus往后退了一步——为他的光学镜考虑。
  “或许你可以尝试一下接受Weeljack的性格,毕竟他是在雷霆拯救队里待了有一段时间的,我们也应该尊重他……”
  “Sunshine~”
  请您老人家不要再来火上浇油了好吗。
                           ——来自Optimus的内心戏客户端
  炉渣的不管Prime同不同意我都要一扳手戳死这丫的。
                      ——来自大军阀的愤怒的扳手客户端

  “别那么生气嘛Doc.”好在Weeljack还算识相,在Ratchet的扳手落下来之前及时换了称呼,不然现在天花板上一定不会那么空荡了。
  “这只是个小游戏而已,我和隔板打的赌。”Weeljack歪头笑笑。
  正在偷偷摸摸往外溜的绿色大块头很是尴尬地止在了原地:“ummm……抱歉Prime。”
  今天的领袖依旧芯累。
  Weeljack看看领袖,又看看自家Doc.的一脸愤恨,果断决定:“Optimus,我们来玩儿个游戏吧,如果你输了,我提出的要求你就必须完成,当然,如果我输了,我就立马收拾东西离开基地。”
   “……”
  Optimus在Ratchet一面甲激动中被迫接受了挑战。

  于是报应号就接到了这么一条信息:
  “今晚八点钟,汽车人基地,反正都停战了,你就别打什么坏主意了,这次可是一个大大的Surprise。”落款是Weeljack。
  Megatron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芯里也很是奇怪,Weeljack他知道,他好奇的是Prime怎么会允许他乱来,更何况还是对着报应号。
  不过约还是要赴的。

  “Goodnight,Megatron。”汽车人们对Megatron的态度也不算差,Megatron看了一眼基地,所有机都到齐了,他芯里好奇愈发重了,这么大阵仗,究竟是有什么事。
  “双方领袖请坐。”Weeljack充当了司仪〔不〕主持人的作用,“不用那么紧张,只是一个小游戏,掰手腕,很简单的。”
  “所以你专门发条信息让我来就是为了让我跟Prime玩这么低级的幼生体游戏?”Megatron表示这帮汽车人的智商自从停战之后就一直持续下线。
  都说了有Surprise嘛,等会儿你能乐疯了。
                     ——来自Weeljack的内芯吐槽客户端
  跟我这个角斗士之王比掰手腕,Prime你嫩了点儿吧。    
                    ——来自Megatron的蛤蛤蛤蛤客户端
  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来自Optimus的悲伤那么大客户端
  在场除了Ratchet和Smoscreem以外所有机都是一副看戏的表情。

  “预备……开始!”一声令下。
  “Mega。”
   Megatron还没来得及发力,突然听见领袖这么一声昵称,刚想张口回应一句就看见领袖的光学镜在自己面前猛然放大,接着就感觉嘴唇上有什么东西蜻蜓点水般的掠过,自己手掌贴到Prime腰腹的完美触感。
  “wow……”这是汽车人们集体的yoooooo。
  Megatron当机了。
  手腕也被猛然摁下。
  “嗯哼,Prime胜出。”

  领袖合上面罩,手掌从Megatron的手里抽出来,轻咳一声。
  “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汽车人们假装没看见领袖面甲上的红晕。

End———————————————————————
小剧场:
Weeljack:欺负领袖什么的最好玩了√。
Ratchet:一颗水灵灵的大白菜就这么被一只猪给拱了。
Smoscreem:论之前萌了一个假领袖怎么办。
Arcee:我要把这个拍下来发到论坛上。
Bumblebee:你们有考虑到未成年人的存在吗。
Bulkead:我什么都不知道。
Megatron:来吧Prime我们去哲♂学吧。
Optimus:我是不是应该让Weeljack整个机生都不要再踏进汽车人基地……

  真正的Happy ending啦,文笔很渣,不要在意。
 

一个活泼又不失鬼畜的脑洞

  这个脑洞还是根据我的表情包和 @操哭张起灵 这位太太的图片想出来的,准备写一个小短篇,
  白起被bi——之后,韩野有一次不小心(对真的是不小心的)被我们正直的白警官发现了,于是……韩野要凉。
  瑟瑟发抖的魏谦客串。

我觉得,这张图片对于给李泽言卖情报的韩野来说,还是非常不错的。(给自己做的表情包呱唧呱唧)

[言白]白果

  “砰!”
  “白队!!”
  “走啊!!!”

  白起靠墙坐着,湛蓝色的警服已经肮脏不堪,肩膀上的贯穿伤汩汩地冒着鲜血,从他那骨节分明的手指上低落,在地上形成一片小小的血珀,膝盖上的炸伤已经被衣服死死黏住,完全失去了知觉。

  白起仰着头,苍白的脸上仍旧带着冷汗,发紫的嘴唇微微颤抖着,他无力地闭着眼睛。

  他在害怕。

  明明自己以前从不怕死的,白起想着,突然开始嘲笑自己——都是因为那个家伙。整天摆着副冰山脸,说话句句扎人心,办事又刻薄,真是不知道他有什么好。
 
  可自己偏偏那么爱他。

  白起用尚还完好的胳膊拿起手机,颤颤巍巍地拨通了那个电话。
 
  “李泽言,”他的声音自己听起来都是那么的沙哑,枯萎,听到那人的声音,白起微微地笑了,手终于支撑不住垂落下来,他琥珀色的双眸不似从前那般明亮了,白起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可在临死之前,能再听听他的声音,也就圆满了。

  鲜血在他的嘴角漾出一朵玫瑰,阳光斜斜地从废弃大楼的窗子里照进来,照在他苍白却仍旧美丽的脸庞上。
  起风了。

  这是……银杏叶。

 
  白起不知道自己睡了多少天,他在白花花的病房里醒来,嗓子干燥的像是要冒烟,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自己以人民公仆的身份入住了天堂。

  他动了动僵硬的脖子,想要看看周围。

  门突然开了。

  是李泽言。
  李泽言不知道看到白起醒过来的那一刻自己脸上的表情是怎样的,那大概是他今生最欣喜的表情,他几乎是用了自己最快的速度飞奔到他的天使跟前,死死地握住他的手,生怕他被上帝叫回去。

  “李泽言,李泽言……”白起一遍遍地艰难却又固执地重复着这个名字,他看着恋人憔悴的脸庞,突然觉得自己真是对不起他。

  眼眶一热,一滴滴温热的液体就滑了下来。白起从未这样觉得过生命的美好,与自己恋人在一起的美好。
  “笨蛋。”李泽言拂去他脸上的泪珠,骂着他,可自己也忍不住湿了眼眶。
  窗外的阳光暖暖的照进来,沐浴在阳光中的两人紧紧相拥。

  起风了,是银杏叶。

  白起笑了,伸手轻轻接住一片,他运用自己的Evol,背对着阳光静静地站在风中,如画一般美好。他琥珀色的瞳仁里装满了只属于李泽言的蜜糖,嘴角的弧度是彩虹的模样,他伸出手,轻轻开口。

  “李泽言先生,不知你可否愿意与银杏,共舞一曲。”

 

   世间最美好的瞬间,大抵如此。
 
END————————————————————————————

 

   这颗银杏味的蜜糖,好吃吗?
 

水火兼容(日久生情养成记后续)[二]

  这个世界中的各位天神们关系都甚为交好,互相之间再不熟悉也都有些许了解,因此无论哪家出了事情常常是人尽皆知,当然,得是喜事才能传出去的。
  椿和湫两人青梅竹马,湫的性格好动且招人喜欢,椿虽说不为多么开朗的性格,可因为祖父是受人敬仰的老神仙,这两人的事各位心里也都是不言而喻。如今,这对新人经历了风波之后也总算走到了一起,自然,皆大欢喜。
  不仅是赤松子和祝融被邀请去吃喜宴,其他的天神也大多数都被邀请在列,气氛红红火火的,好不热闹。
  大红色的花朵和绸缎把屋子装扮的漂亮又喜庆,而这里也少有成亲之事,大家似乎都不太记得这火红的模样了,今日倒是被唤回了记忆。
  赤松子踏进房子的时候也忍不住的在心里发出了一声赞叹,蓝色的双眸明亮了几分,低吟了一句。
  “好美的景色。”
  祝融正愣愣地想着早晨的事不能自拔,突然被赤松子的声音点醒,不知怎么的缺了根筋就脱口而出——“你想拥有一场属于自己的仪式吗?”
  “嗯?”赤松子颇为疑惑地转过头,不知是没听清楚,还是不想回答。
  祝融耿直地看着他的眼睛,又重复了一遍。
  松子微微低头犹豫了一下,嘴角淡淡的漾开来:“当然,与自己心仪的女子成亲,定是再幸福不过的事了。”

  拜堂仪式结束后,新人敬酒时分,椿悄悄地托人把赤松子叫到门外,小心翼翼带他来到一处无人之地。
  松子心里甚是好奇,椿向来与他不甚亲密,怎么今日倒好像有事相求的模样?
  “今天是你大喜之日,哪有新娘子不与新郎向宾客敬酒,反倒来找我这个外人的道理。”
  “松子哥就别拿我取笑了,”椿甚是认真,盯着松子的脸,“松子哥你说实话,你……打算什么时候办啊。”
  “我?办什么?”赤松子不解,他几乎快要笑出来了,怎么今日与我说话的人语气都这么奇怪?
  “你和祝融哥的事啊,什么时候成亲。”
  赤松子这下真的笑出来了,虽然只是一个浅浅的微笑,但对他来说,已经是笑了。
  “我与祝融关系虽好,可也只是朋友关系,你想到哪儿去了。”
  “啊?这样啊……”椿起初有些许震惊,不过很快压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欣喜的表情,她递给赤松子一封信,上面娟秀的字体一看便知是女孩子的笔记。“我有一闺房好友,思慕松子哥你已经很久了,你也自己一个人这么长时间了,不如就与人家见上一面吧。”
  赤松子想了想,难得地接下了那封信,椿今日大喜,自己还是不要扫了她的兴。
  “好,有时间的话……我去看看。”

  赤松子站在原地看着椿欣喜跑去的身影,抚了抚封皮精美的信件,再一次的感叹到——“红装,真的很好看呢。”

  FIN.

下面是作者的话唠和科普时间:
1.有关于设定,这个本来应该在第一章就写出来的,但是因为我懒,磨叽了这么长时间才写出来:作者的设定是没有经过鲲的那一段时间的,椿和湫青梅竹马长大之后就喜结连理,所以所有人的关系都很好。
2.有关于祝融和赤松子的感情问题,祝融呢在我的设定这里就是一个比较直的人,有什么话想说就说,但是松子因为不想让祝融遭受到非议[虽然这个世界中blgl已经没有界限了但是松子还是不想拖累祝融,毕竟曾经还是不允许的]而且他一直不能确定他对祝融和祝融对他的感情是否属于能够在一起的爱,所以一直都是持回避态度。
3.关于题目,这个就是之前日久生情养成记的后续,之后的文题目就会直接打这个新题目了。

  嗯我知道bug很多文风很毒,但是这口安利,你吃是不吃!

抱歉,再见

  吃完了饭我趴在桌子上歪头看着他,连我自己都没注意到的嘴角已经开始微微上扬了。他似乎今天很不高兴,像是有什么心事。
  “阿杰。”他突然喊到。
  “啊?”我坐直了身子,呆呆地看着他。
  他站了起来,挡住了我面前的光线,突然俯下了身子。
  他吻了我。
  不同于曾经蜻蜓点水般的浅尝辄止,这个吻极尽缠绵且火热,我睁大了眼睛,不懂他的用意,在他面前,我的智商总是不够用的。他看我不专心的样子似乎有点生气,在我下唇上狠狠咬了一下,有血腥味……这人,想干嘛啊。
  我最终还是缴械投降般的闭上了眼睛,专心感受于他带给我的一切,舌尖扫过口腔内部的感觉有些痒,我扭了扭身子,谁料他一把扣住我的腰,恋恋不舍地离开我的嘴唇,扯出有些淫靡的丝线。
  他托着我的后脑勺,拇指扫过我早已通红的耳尖,他的声音有些沙哑,“阿杰,你跟我走吧。”
  我多么想爽快的回答好,可是……
  我不能对不起除了他以外的所有人,一切。
  我感到眼前有些模糊,我缓缓开口,“……抱歉。”

  这其实只是一个脑洞,如果有机会的话可能会一直写下去,并不想影响到两位大大的生活,也请大家抱着和我一样的态度,谢谢。

这算是中秋贺图结婚照嘛?第一次求轻喷……威总画的不忍直视😂哈祝各位看官食用愉快~

日久生情养成记〔一〕

又名《祝融的追妻之路》
————————————————————
  “祝融,祝融……”
  名叫祝融的天神迷迷糊糊地眼睛半睁,“唔……”他揉了一把自己草窝似的红发,看清来人后大吃一惊,甩了被子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赤,赤松子?!”
  祝融面前名叫赤松子的蓝发天神心里不觉有些好笑:“不是我,还能有别人么?”
  赤松子从衣柜里拿出祝融的神服递给他,突然,他看见了什么东西……扭过头面色微红,指了指他裸露的身躯,“你先……把衣服穿上,快点洗漱,准备一下,今天可是湫和椿喜结连理的日子,莫要迟到了。”
  祝融下意识地乖乖接过衣服,听到他说的话突然发现自己,没,穿,衣,裳!向来不拘小节觉得都是男的还怕看一下的祝融,在赤松子面前倒是注意起了形象。
  赤松子也觉有些不妥,主动请辞到门外等他。
  屋里的祝融把头埋在枕头里,一脸的生无可恋,完了,这下在松子的印象里彻底无法挽回了!
  本来挺好的愧疚场面对吧,对吧?结果祝融突然露出一个猥琐中带着神圣的笑容
  ——松子脸红的样子,还蛮可爱的嘛。
 
 

日久生情养成记〔一〕

又名祝融不要face的追妻日记
————————————————————
  “祝融,祝融……”
  名叫祝融的天神迷迷糊糊地眼睛半睁,“唔……”他揉了一把自己草窝似的红发,看清来人后大吃一惊,甩了被子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赤,赤松子?!”
  祝融面前名叫赤松子的蓝发天神心里不觉有些好笑:“不是我,还能有别人么?”
  赤松子从衣柜里拿出祝融的神服递给他,突然,他看见了什么东西……扭过头面色微红,指了指他裸露的身躯,“你先……把衣服穿上,快点洗漱,准备一下,今天可是湫和椿喜结连理的日子,莫要迟到了。”
  祝融下意识地乖乖接过衣服,听到他说的话突然发现自己,没,穿,衣,裳!向来不拘小节觉得都是男的还怕看一下的祝融,在赤松子面前倒是注意起了形象。
  赤松子也觉有些不妥,主动请辞到门外等他。
  屋里的祝融把头埋在枕头里,一脸的生无可恋,完了,这下在松子的印象里彻底无法挽回了!
  本来挺好的愧疚场面对吧,对吧?结果祝融突然露出一个猥琐中带着神圣的笑容
  ——松子脸红的样子,还蛮可爱的嘛。